院子那边已经熄了灯,我道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台湾5分彩官网 发布时间: 2018-05-03 17:13

嘲弄的神色,抓住胸口的衣裳笑道:“若是他就好了,我正想报这一剑之仇呢。”

姜放忙道:“只当我没说,爷可不要意气用事。”

“这是九门提督的差事,”辟邪道,“不但是我,连你在官面上,暂时也不要管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仍是暗中打探。此人若是为哪个武举人拔除对手,不过是作弊之类的小事,小示惩戒也就罢了;不过今科武举会试事关重大,此人若是存心拆台,对我们不利,届时一定要将他铲除。”

眼前已近内宫,辟邪和姜放在华东门分手,回到居养院,却见如意已在辟邪的厢房里等了多时了。

“为什么最近总瞧不见明珠了呢?”如意左顾右盼,甚是奇怪。

辟邪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如意道:“别是怕见到皇上吧?”

辟邪神色虽然不变,眼光却闪躲了一下,“她怕什么?眼看秀女们就要选进宫了,比她强的有的是。”转身从小顺子手里接过茶盏奉给如意,问道,“二师哥为什么上这儿来?”

如意叹道:“皇上最近可头痛得很呢。”

辟邪点头道:“我也瞧出来了。”

“昨天成亲王在座,皇上没机会对你说。今天要我知会你一声,无论如何,想个法子让高厚早些认罪,其他的征粮官都在看着高厚,惶惶不可终日,密折里说话都小心翼翼的。”

辟邪道:“我想想,可不保证一定能成。”

“我只管把话传到,”如意笑道,“皇上对你那是没的说,不成也不要紧。”

辟邪一把拉住正要跨出门去的如意,道:“二师哥!”

如意大笑道:“你别急,自个儿兄弟,跟你说着玩儿,对别人,我只字未提。咱们这个宫里敢对万岁爷说个不字的,只有兄弟你了,连我当师哥的也觉得威风了不少。”如意凑到辟邪耳边,低声道,“话说回来,师哥我倒有个办法,只要随便找个因由让明珠出宫去,在京城买处房子,你只管在那里与她成婚就是了。”

“呸,”辟邪听到最后才知道他拿自己开心,狠狠啐了一口,“二师哥自己不要脸就罢了,还要拖兄弟下水。”

眼见如意一阵清朗的笑声中扬长而去,辟邪转而对着小顺子冷冷道:“你在一边高兴些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小顺子双手乱摇,低头忍笑,连忙走开。

初春夜里还是很凉,站在院子里,能感觉清冷渐渐沁到骨子里去。小顺子已将灯光熄灭,从居养院卷棚屋顶之上放眼大内——几条大道上火烛通明,谊妃的庆祥宫也是灯火辉煌,想来这个宠极一时的美人此刻竟是孤枕难眠。

“月明星稀,光华满地,可不是出行的子爷回宫。”姜放虽是对辟邪说话,却皱着眉盯着明珠。

“知道了。”辟邪笑道,“明珠也去。”

明珠轻声一笑,微微福了福,“大总管多担待。”

姜放见了明珠就会头痛,不敢和她多说,忙悄声开了条门缝,让二人出宫。辟邪和明珠闪出门外,沿着皇城和宫城的东大夹道,跃皇城青龙门而出。

刑部大牢即在隐环路穿和巷,两人潜至里面,门前早有牢头丁旺守候,见辟邪黑丝袍、青铜面,竟不以为意,倒是看见他身后还有一个彩衣美貌的少女侍从,哑然笑道:“爷,最近可吉祥?这位姑娘是?”

“这是跟我出来散心的,”辟邪对明珠道,“你去别处走走,半个时辰回这儿来。”

明珠知道他处事机密,微微一笑,自己四处散步。此时月色正浓,花香方淡,眼前忽现一片湛蓝的琉璃穹顶,正如海上鳞光,静谧无限。明珠走了近了些,才知此处佛殿相望,僧舍比肩,原是一座极宏大的寺院,稍后更有三座七层佛塔,屋檐层层高翘,直冲月华,如鸟斯革,如翚斯飞。明珠唯恐亵渎神明,不敢高攀,只远远站在围墙之上,轻颂了一句:“阿弥陀佛,了不得。”心里才刚默默许了个愿,就听远处有人高叫了一声:“不可。”顿时吓得她脸微微一烫。

“使不得,你不是他的对手!”远处院子里的呼声更是高了起来。

明珠心念急转,向院墙之内提气跃去,刚到墙上,便听有人呼痛大叫了一声。

“这样便是武举人了么?叫京城最高的高手辟邪来罢。”这个人声音灿若阳光,说不出的开朗明亮,一声大笑之后,一条黑影纵身上了对面的墙上,向北而去。明珠听他报出辟邪的名字,不由大吃一惊,顾不得院里的几个人,情急之下从院子里掠过,疾追了下去。

前面那个人身法硬朗雄健,脚程却不如明珠,到了定环路勾陈大道附近,渐渐被她赶上。明珠好奇心切,跟得近了些,忽见前面的人似乎回了回头,一惊之下忙闪到山墙之后,再抬头,却瞧不见那人的身影了。

次日午后,姜放巡视到东门的时候,看见辟邪带着个不认识的小子要出宫,上来寒暄几句之后,姜放道:“主子爷知不知道,高厚今天上了请罪折子,刑部所举的罪状一概供认不讳,称自己在户部的时候贪赃枉法,公饱私囊,赃款不计其数。今早便有人据他折子里所供,再去抄家。皇帝总算松了口气,心里还是有些恼他逞强多时,让皇帝下不来台。看来这便死定了。”

辟邪问:“高厚家里安排好了?”

“好了,”姜放道,“早就将赃物安置在他家多月。”

辟邪冷笑道:“此人早年卖主求荣,如今身败名裂,也是应得的报应。”

姜放道:“今天上值路上,属下还听到一个挺有趣的传闻,都说昨晚有人亲眼看到近来刺伤武举人的那个人乃是个女子。”

辟邪身后的小子远远地忽然“嗤”地一笑,姜放惊讶之下,才知那个小太监原来是明珠扮的,忍不住道:“我知道了,又是明珠姑娘昨晚惹祸了吧。”

辟邪忙道:“这当真是以讹传讹了。她不过瞧见了真凶,我们这便要去捉拿罪魁祸首。”

姜放急道:“主子爷不是不管这件事的么?”

辟邪笑道:“那人指名儿要挑战京城最高的高手,无论如何还是要卖他个面子。”

姜放摸不着头脑,喃喃道:“什么京城最高的高手?主子爷可别听信明珠的挑唆。”回过神再抬头看时,辟邪和明珠早已走得远了。

辟邪和明珠换过平常衣裳,按着昨晚明珠记得的路,径直来到定环路勾陈大道。这里买卖人家、穿梭行人都是穷苦市井百姓,勾陈大道两边的小巷狭窄阴暗,住户拥挤局促,小小的天井里不但要晾晒衣服,还要养鸡做饭,用过的脏水只管往小巷里一泼了事,弄得污浊不堪。明珠多少也有些洁癖,不由皱了皱眉,抬头看见这里的房屋怕一家失火殃及全域,都将山墙修得远远高过屋脊,权作隔火墙之用,对辟邪点头道:“就是这里了,昨晚我就藏身在这种山墙之后。”

辟邪沉吟道:“这里都好时候。”

辟邪笑道:“看你你睡了。”

明珠仿若凌空步来,“六爷这边一点儿动静也瞒不过我的。爷这是要上哪儿去?”

“刑部大牢。”

“上回出宫去,也是在春天里,匆匆一年过了,六爷总该让我出去松坦松坦。”

辟邪笑道:“也好,你去换了衣裳来。”

明珠芜尔一笑,“只当是锦衣夜行便了,没什么要紧。就怕我一转身功夫,便把六爷丢了。”

辟邪知道拗她不过,叹了口气,领着她往东北走。这一大片绿瓦宫阙是清知宫的地界,向来是未成年的皇子和公主的居所,此时少有人居住,狭长的明知松园贯穿其中,在夜晚更是树影幢幢,凄凉无限。二人从明知园里穿过,远远传来城垣上清澈的铃声,知道城垣上的侍卫刚刚摇铃而过。东北边有个弃置不用的角门,一旁有个魁梧的身影在向他们招手,正是姜放。

“属下两个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